Mont Blanc

一直以来在文章里磨损他们的可爱

抱歉啦

夤夜

#ooc预警#

 

我谦卑地祈祷

愿天使垂怜于--

*

那是知念第一次看舞台剧。

学园祭的时候,学校的舞台剧社团靠着“自己编写剧本”的噱头,成功租借到了小礼堂,立在门口的海报牌不知道是太过于艺术了,还是负责美术制作的同学看时间不够所以匆匆将调色盘扣在了白纸上,总之各种颜色胡乱的混在一起,上面用黑色颜料潦草的写着“野火”两个大字。

抱着去蹭凉爽空调的心情,知念顺着箭头指示走进了小礼堂。毕竟学生自己写的剧本,再怎样也始终是实力有限,纵使有诱惑力巨大的空调加持,沉闷的剧情还是让学生们一个又一个的接连转身离场。知念本来就对学...

我我我……保存一下给我的告白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别人“喜欢的太太”的列表里,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

我不太有自信,所以很感谢说“喜欢某篇文章”的评论,现在回头再看,没有哪一篇是我自己站在客观角度能认为还算“不太坏”的,它们都稚嫩、乱糟糟、不完美,可是大家还愿意喜欢它们,这让我有一点羞愧,也有一点可耻的开心。

我是很普通的打着字的普通人,让我感觉自己变得有一点点不一样的,是给我评论,和点下“喜欢”按钮的大家,所以,谢谢你们❤

wing:

  

  既然到了告白季,我就来大胆的告白咯!

  首先告白我...

我贼心不死,想分享“故事的另外一种走向”

假如在《海神》里,高木雄也真的是个拥有神奇超能力的海洋未知生物,因为在海里待了很多年,感觉有点无聊了,就大胆体验陆地生活,跑到离海最近的学校当起了老师。

(添加设定:他原本比较想去教体育课,但是学校目前只有数学老师这一个职位要招人)

第一天上课他还是有点忐忑的,毕竟没有什么经验,还蛮怕会冷场,结果意外遇到了积极要做课代表的学生,“超lucky~☆”

内心感激的高木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热爱学习的学生的关爱

于是当天晚上,高木出现在了(暗恋着老师的)知念的梦里:

“他看到老师从幽深的海底逐渐上游,头顶的海藻逐渐化为柔顺的黑发,然后把海底沉积的鱼类骸骨幻化做笔,沾着墨鱼吐出的墨汁在海边的...

啊,之前看滴滴太太讲过她的发文日期,我就想一定要模仿一次,就久违的翻阅自己主页记了一下日期,然后就一直等一直等

终于可以发啦,去年今天就是我发布了人生第一篇文章(同人文)的日期哦哦哦哦~

【居然都一年了……好快
【当时的第一个赞和评论也是滴滴太太给我的,谢谢太太(撒花转圈)

海神

#ooc预警 .  架空世界#

他笃信新来的数学老师不是人类

准确一点说,是来自海洋的未知生物

*

大概没有人会不喜欢那位名叫高木雄也的数学老师,他就像传说中的塞壬,光用一把声音就能蛊惑人心,更何况长得还很英俊。

这个认知让知念既开心又有点沮丧,开心的原因是数学老师的确很迷人,他恨不得让全世界都来爱他一爱,沮丧的原因是他可能比其他人更喜欢老师一点

--或许不止一点

所以他才感召蛊惑,在听到对方问“有人自愿做数学课代表吗?”时迅速举起了右手

年轻的教师似乎没预料到还有这样积极的学生,露出了有点惊讶的微笑“那么下课之后可以请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吗?”他...

不完全燃烧 · 一

#没有死亡不会be,俩人都不是安分仔#

头有点昏,大概是吃了感冒药的缘故。

窄小的通道里挤满了人,吵闹的声音前后夹击,震得人脑仁儿疼,高木雄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的确是有点热,同乐队的成员拽着他的胳膊往前挤“下一个是我们了”。

舞台上激情打鼓的家伙狠狠锤下最后一个音,灯光熄灭,轮到他们上场了。高木摸黑握住立麦架,顺便交付了自己的大半体重,灯光大亮,屋子四角的闪灯疯狂的把光斑砸向欢呼的观众。

音乐从吉他手的手指下流出来,然后和其他乐器的声音汇集在一起,猛然从背后推了他一把。

唱歌对于他来说类似于一种本能,就像走路的时候不用思考先迈哪只脚一样,只要音乐响了,他就能自然而然的把身体里的...

真实人类vs异世界【下】

#上篇见#

除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客人外,让高木感到不安的还有身边那些看起来就身份成迷的同事。

旅馆是轮班制度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也算是切实的体会到了漫画男主角的待遇,当那种身为读者会觉得有趣的“反差超大”路人角色实际站在他的身边,用平静的语气跟他聊着各种“虽然很想知道对方的经历,不过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细想了”的话题时,他的瞳孔还是无法自抑的开始疯狂跳起了迪斯科。

虽说身处漫画中,想来也不可能遇到什么正常人,不过这些人偶然透露出来的经历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了他的认知,以至于没过几个月,他就麻木到不会对任何超出想象的事情表示惊叹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事实就是第三天下班以后,高木...

真实人类vs异世界【上】

#不虐,不会be,不会死人#

#依旧厕所读物:全篇瞎编,有bug没逻辑不科学#



我想你应该知道,人类在遇到突发事件时,通常情况下身体无法和意志达成完美的一致。

就像现在踩在凳子上清理柜子顶端灰尘的高木雄也一样,虽然他的身体感受到了椅子有向旁边倾斜的趋势,但思维却没能操纵身体跟上一瞬间闪过的“不好”危险预警。

负责感情的右脑开始懊悔“实在不应该踩在不稳的椅子上还分神去思考周末去哪玩”,负责理智的左脑产生了“应该抓住什么”的有效建议,只可惜玻璃...

翻阅私信列表,沉浸在(以前)和太太们的对话中,愉快膨胀,随手翻开自己的文章,重新掉回人间……太太们真的对我太宽容了

(总之我真的不是很想读那几篇东西,想想近期的都滥用语气词,非常矫情,没有剧情,叙述繁冗,难以想象当初是怎么好意思看着评论嘿嘿笑的)

【偷图来表达我的心情就是】:lofter最让我开心的就是那两排对话啦
(虽然我一和别人讲话就又蠢又傻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对着私信栏窃笑“我的宝藏哦吼吼”)

嘛,某种意义上也是我的动力啦(反作用力在于:这种垃圾被太太看到好羞耻啊我爆哭)

不算写手的写手25题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啊,就是lof名称吧

来自高知的法旅,是当时被可爱到的一个点。称呼什么的我都无所谓啦,反倒有点好奇别人(在心里)是怎么简化这个id来称呼我的。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不算“从事”吧,就想要自己开心,顺便能让别人也感到快乐就更好了

开始写故事是2017年2月或者3月左右吧(为lof贡献我的第一次打字),本来只是想写一篇过瘾,因为被鼓励了所以就继续下去啦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 Mont Blan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