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 Blanc

山水有相逢

就算世界无童话

我来存个档✧٩(ˊωˋ*)و✧
(已经得到了🌙的转载授权✌)
恰逢小月亮在搞笔记,我也就搭了一班顺风车
是同人呢,不是真的,拉娘拉郎拉笔记。是两位小女孩在永无岛上的自娱自乐,请不要骂🌙,也请不要骂我🙏

感谢🌙为我创造了这个新tag,大概是这片极地冻土第一次被开垦吧,这种好待遇,我大概做梦也会笑醒

赶早不如赶巧,别人宣图我宣文(bushi
我不行了我要死掉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盐渍月亮:

-此文仅献给一位胆怯的甜蜜女孩



高木雄也进行创作事业之后的成果相当可观,三天憋出六个字。


空白标题底下堂皇地挂着「作...

夤夜

#ooc预警#

  

 
我谦卑地祈祷

愿天使垂怜于--

*

那是知念第一次看舞台剧。

学园祭的时候,学校的舞台剧社团靠着“自己编写剧本”的噱头,成功租借到了小礼堂,立在门口的海报牌不知是创意太过于抽象,还是负责美术制作的同学看时间不够所以匆匆将调色...

我我我……保存一下给我的告白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别人“喜欢的太太”的列表里,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

我不太有自信,所以很感谢说“喜欢某篇文章”的评论,现在回头再看,没有哪一篇是我自己站在客观角度能认为还算“不太坏”的,它们都稚嫩、乱糟糟、不完美,可是大家还愿意喜欢它们,这让我有一点羞愧,也有一点可耻的开心。

我是很普通的打着字的普通人,让我感觉自己变得有一点点不一样的,是给我评论,和点下“喜欢”按钮的大家,所以,谢谢你们❤

wing:

  

  既然到了告白季,我就来大胆的告白咯!

  首先告白我...

啊,之前看滴滴太太讲过她的发文日期,我就想一定要模仿一次,就久违的翻阅自己主页记了一下日期,然后就一直等一直等

终于可以发啦,去年今天就是我发布了人生第一篇文章(同人文)的日期哦哦哦哦~

【居然都一年了……好快
【当时的第一个赞和评论也是滴滴太太给我的,谢谢太太(撒花转圈)

海神

#ooc预警 .  架空世界#

他笃信新来的数学老师不是人类

准确一点说,是来自海洋的未知生物

*

大概没有人会不喜欢那位名叫高木雄也的数学老师,他就像传说中的塞壬,光用一把声音就能蛊惑人心,更何况长得还很英俊。

这个认知让知念既开心又有点沮丧,开心的原因是数学老师的确很迷人,他恨不得让全世界都来爱他一爱,沮丧的原因是他可能比其他人更喜欢老师一点

--或许不止一点

所以他才感召蛊惑,在听到对方问“有人自愿做数学课代表吗?”时迅速举起了右手

年轻的教师似乎没预料到还有这样积极的学生,露出了有点惊讶的微笑“那么下课之后可以请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吗?”他...

不完全燃烧 · 一

#没有死亡不会be,俩人都不是安分仔#

头有点昏,大概是吃了感冒药的缘故。

窄小的通道里挤满了人,吵闹的声音前后夹击,震得人脑仁儿疼,高木雄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的确是有点热,同乐队的成员拽着他的胳膊往前挤“下一个是我们了”。

舞台上激情打鼓的家伙狠狠锤下最后一个音,灯光熄灭,轮到他们上场了。高木摸黑握住立麦架,顺便交付了自己的大半体重,灯光大亮,屋子四角的闪灯疯狂的把光斑砸向欢呼的观众。

音乐从吉他手的手指下流出来,然后和其他乐器的声音汇集在一起,猛然从背后推了他一把。

唱歌对于他来说类似于一种本能,就像走路的时候不用思考先迈哪只脚一样,只要音乐响了,他就能自然而然的把身体里的...

不算写手的写手25题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啊,就是lof名称吧

来自高知的法旅,是当时被可爱到的一个点。称呼什么的我都无所谓啦,反倒有点好奇别人(在心里)是怎么简化这个id来称呼我的。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不算“从事”吧,就想要自己开心,顺便能让别人也感到快乐就更好了

开始写故事是2017年2月或者3月左右吧(为lof贡献我的第一次打字),本来只是想写一篇过瘾,因为被鼓励了所以就继续下去啦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送你一个梦

#是架空不是现实,一切都是假的都是瞎编的,与真人无关#

#虽然不知道算什么还是归类为BE吧,请看清预警不要被影响到心情#


离别似绝症 已灭亡的高兴

令我的背影 於东京结冰

*

蛇有七寸,人有命门

知念侑李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故意的,总之临上车之前回了一次头,好像在拍什么歌曲的mv一样,非是要在拥挤着往前走的人群里转头看他一眼,那一眼可谓是既深情又狡诈,明明是提出分手的人是对方,却又这样有所留恋似的看过来一眼,也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居心,传...

配角

#狗血且ooc+流水账#

#题材可能有些奇怪但绝对不是bt#



热衷于偷窥别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虽然想是这么想的,但知念侑李还是不由自主的在搜索栏里拼写出了对方的id

习惯性偷窥别人算不上好习惯,而且当对方还是一个陌生人时,尤其不好

*

算起来大约是三个月前的事了,期末考核中有一项是需要写名著读后感,选定好以后提交给老师,老师认为题材合格就可以写了。负责这门课的老师是新人,因此非...

突如其来的超无聊神经病脑洞

论风格之……

同样是牛郎

水球就是:摄影师中岛在街上偶然发现了超符合自己审美的牛郎高木,然后痴汉的偷拍了一下对方,但是感觉不过瘾,于是悄悄尾随对方,记下了他的“工作单位”。接着发奋工作,努力挣钱,终于去牛郎店包了高木雄也一次。如同进了狼窟的小白兔般战战兢兢的中岛,面对着一脸“邪魅狂拽酷炫那啥炸天十分不耐烦大爷气外泄”的高木,用颤抖的声音让对方解开里面衬衫扣子,于是高木一边“啧”的咋舌一边为钱屈服(有职业道德?)的解着扣子,正在跟对方...

© Mont Blanc | Powered by LOFTER